一般之歌【痖弦,20世纪50年代】

铁蒺藜那厢是国民小学,再远一些是锯木厂 隔壁是苏阿姨的园子;种着莴苣,玉蜀黍 三棵枫树左边还有一些别的 再下去是邮政局、网球场,而一直向西则是车站 至于云现在是飘在晒着的衣物之上 至于悲哀或正躲在靠近…

很多年【北岛,20世纪70年代】

这是你,这是 被飞翔的阴影困扰的 你忽明忽暗 我不再走向你 寒冷也让我失望 很多年,冰山形成以前 鱼曾浮出水面 沉下去,很多年 我小心翼翼 穿过缓缓流动的夜晚 灯火在钢叉上闪烁 很多年,寂寞 这没有钟…

珠和觅珠人【陈敬容,20世纪40年代】

> 珠在蚌里,它有一个期待 它知道最高的幸福就是 给予,不是苦苦的沉埋 许多天的阳光,许多夜的月光 还有不时的风雨掀起巨浪 这一切它早已收受 在它的成长中,变作了它的 所有。在密合的蚌壳里 它倾…

久 唱【骆一禾,20世纪80年代(上)】

麦地 雨来的时候闪光 彩虹来的时候彩虹闪光 大太阳 我在麦地正中端坐 我的恩人也闪耀着光芒 大太阳 四匹骏马在大路上奔驰 道路呵 道路呵 你要把所有的人带向何方 四匹骏马 四个麦地的方向 我们能把你带…

我是一座小城【顾城,20世纪70年代】

我的心,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没有杂乱的市场, 没有众多的居民, 冷冷清清, 冷冷清清。 只有一片落叶, 只有一簇花丛, 还偷偷掩藏着—— 儿时的深情…… 我的梦,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午后之歌【西渡,20世纪90年代(上)】

我从一杯茶中找到尘世的安慰 让它从微小的苦恼填满的岁月中 拯救出午后的一小段光阴。一杯茶 并不比邻里之间一场冗长的对话 更加无聊或琐碎。老孙家的外孙子 嚷嚷着去广场放风筝,小狗米妮 还没有在这个城市取…

马【多多,20世纪70年代】

align="left"> 灰暗的云朵好像送葬的人群 牧场背后一齐抬起了悲哀的牛头 孤寂的星星全都搂在一起 好像暴风雪 骤然出现在祖母可怕的脸上 噢,小白老鼠玩耍自己双脚的那会儿 黑暗原野上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