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冬【石光华,20世纪80年代(上)】

水上,淡淡的寒梅悄然 听落雪低语。疏影以外,是月亮的触及 一片枯苇潇潇如歌 是逝者之回首,是一次寂寞的诉说 与乱更相倾 而望冬的深冬以水为舟 以一次空弦的断裂,为宁静的源头 而水落石出。我想 用血痕写…

绿血【蔡天新,20世纪90年代(上)】

我从北方回来,夜已经很深 我进屋后返身关门 发现了台阶下的树叶 这是从被台风刮倒的 法国梧桐上掉下来的 树的躯干已被拖走 我好像看见一摊血 淤积在地上 我记得双亲大人喜欢 在树下乘凉,稍歇 谈论他们的…

走向冬天【多多,20世纪70年代】

align="left"> 树叶发出的声音,变了 腐烂的果核,刺痛路人的双眼 昔日晾晒谷粒的红房屋顶上 小虫精亮的尸首,堆积成秋天的内容 秋意,在准备过冬的呢大衣上刷着 菌类,已从朽坏的棺木上走…

守夜    【北岛,20世纪70年代】

月光小于睡眠 河水穿过我们的房间 家具在哪儿靠岸      不仅是编年史 也包括非法的气候中 公认的一面 使我们接近雨林 哦哭泣的防线 玻璃镇纸读出 文字叙述中的伤口 多少黑山挡住了 一九九四年   …

华南虎【牛汉,20世纪40年代】

在桂林 小小的动物园里 我见到一只老虎。 我挤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中 隔着两道铁栅栏 向笼里的老虎 张望了许久许久, 但一直没有瞧见 老虎斑斓的面孔 和火焰似的眼睛。 笼里的老虎 背对胆怯而绝望的观众 安…

旧元夜遐思【卞之琳,20世纪30年代】

灯前的窗玻璃是一面镜子, 莫掀帷望远吧,如不想自鉴。 可是远窗是更深的镜子: 一星灯火里看是谁的愁眼? “我不能陪你听我的鼾声” 是利刃,可是劈不开水涡: 人在你梦里,你在人梦里。 独醒者放下屠刀来为…

午夜听蛙【向明,20世纪60年代】

非吴牛 非蜀犬 非闷雷 非撞针与子弹交媾之响亮 非酒后怦然心动之震惊 非荆声 非楚语 非秦腔 非火花短命的无声噗哧 非瀑布冗长的串串不服 非梵唱 非琴音 非魔歌 非过客马蹄之达达 非舞者音步之恰恰 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