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世纪40年代

华南虎【牛汉,20世纪40年代】

在桂林 小小的动物园里 我见到一只老虎。 我挤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中 隔着两道铁栅栏 向笼里的老虎 张望了许久许久, 但一直没有瞧见 老虎斑斓的面孔 和火焰似的眼睛。 笼里的老虎 背对胆怯而绝望的观众 安…

狱【曾卓,20世纪40年代】

伸出了削瘦的手 从冰凉的铁栏格。 投出了激愤的眼光 从阴森的小屋。 负着苦难的祖国, 又负着祖国给你的苦难,你年轻的生命的力 被抛置在黑暗里。 不是为受苦而伤心,而愤怒,愤怒而且伤心的是: 为什么,为…

狂想【罗寄一,20世纪40年代】

1 古国的幽灵,我和你在黄昏的狭路上 相逢,铁青的脸,吹原始的喇叭, 看不清你是衰老还是年青,朦胧的步武 是轻快还是沉重,喂,从哪儿来? 铅色的天,黄泥地,农民们褴褛的空架子里 想睡的肉体和灵魂?他们…

诗【罗寄一,20世纪40年代】

阳光又给我慈爱的提携, 要是能用敏感多血的手掌, 抚摸皱褶的山峦,起伏与光暗 有如人类全部波涛的凝固; 要是能摹拟鹏鸟的轻盈 也将振翼而起,在无穷广远的 高空,凝视地球底整体, 它的欢笑与泪水的纵横;…

妖女的歌【穆旦,20世纪40年代】

一个妖女在山后向我们歌唱, “谁爱我,快奉献出你的一切。” 因此我们就攀登高山去找她, 要把已知未知的险峻都翻越。 这个妖女索要自由、安宁、财富, 我们就一把又一把地献出, 丧失的越多,她的歌声越婉转…

我的叔父死了【穆旦,20世纪40年代】

我的叔父死了,我不敢哭, 我害怕封建主义的复辟; 我的心想笑,但我不敢笑: 是不是这里有一杯毒剂? 一个孩子的温暖的小手 使我忆起了过去的荒凉, 我的欢欣总想落一滴泪, 但泪没落出,就碰到希望。 平衡…

流浪人【穆旦,20世纪40年代】

  饿—— 我底好友, 它老是缠着我  在这流浪的街头。 软软地, 是流浪人底两只沉重的腿, 一步,一步,一步…… 天涯的什么地方? 没有目的。可老是 疲倦的两只脚运动着, 一步,一步……流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