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世纪60年代

水之湄【杨牧,20世纪60年代】

我已在这儿坐了四个下午了 没有人打这儿走过——别谈足音了 (寂寞里——) 凤尾草从我裤下长到肩头了 不为什么地掩住我 说淙淙的水声是一项难遣的记忆 我只能让它写在驻足的云朵上了 南去二十公尺,一棵爱笑…

西施【钟玲,20世纪60年代】

夫差,自从你困在姑苏山头 我登姑苏台望了三天三夜 山下我王勾践的旌旗 浩浩荡荡如潮水 夫差,二十年的自恃一旦崩溃 你只余下没顶的羞愧 我奉勾践的密旨 迷惑你的心智 煽动你的狂妄 那年你臣服了鲁和卫 我…

苏小小【钟玲,20世纪60年代】

  “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苏小小歌 我的眼角起雾了 因思念你而朦胧 推开青绿的石门 翩然立在松树下 幽兰眼望穿驿道 等你跨青骢马归来 你终究会…

殒石【郑愁予,20世纪60年代】

小小的殒石是来自天上,罗列在故乡的河边 像植物的根子一样,使绿色的叶与白色的花 使这些欣荣的童话茂长,让孩子们采摘 这些稀有的宇宙的客人们 在河边拘谨地坐著,冷冷地谈著往事 轻轻地潮汐拍击,拍击 当薄…

秋刀鱼的话【张香华,20世纪60年代】

终于,我成为餐桌上一道美食 新出炉的秋刀鱼,陪衬几片柠檬 可以入画,并且爽口 在夹进你的齿颊之前 请听我一诉衷肠 绿藻帘 重重 银波缱绻悠悠 水浪里,曾经 我是一尾梦幻天使 我的歌吐成泡沫串串 给流水…

热爱生命【食指,20世纪60年代】

也许我瘦弱的身躯象攀附的葛藤, 把握不住自己命运的前程, 那请在凄风苦雨中听我的声音, 仍在反复地低语:热爱生命。 也许经过人生激烈的搏斗后, 我死得比那湖水还要平静。 那请去墓地寻找的我的碑文, 上…

小诗锦【郑愁予,20世纪60年代】

恕我巧夺天工了 我欲以诗织锦…… 调皮的眼神如星 含蕴的笑像月 垂落于锦轴两端的 美丽--是不幻的虹 那居为百色之地的 是不化的雪--智慧 恕我以诗织锦 我欲巧夺天工了…… 缀无数的心为音符 割季节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