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世纪60年代

午夜听蛙【向明,20世纪60年代】

非吴牛 非蜀犬 非闷雷 非撞针与子弹交媾之响亮 非酒后怦然心动之震惊 非荆声 非楚语 非秦腔 非火花短命的无声噗哧 非瀑布冗长的串串不服 非梵唱 非琴音 非魔歌 非过客马蹄之达达 非舞者音步之恰恰 要…

捉迷藏【向明,20世纪60年代】

我要让你看不见 连影子也不许露出尾巴 连呼吸也要小心被剪 我要让你看不见 把所有的名字都涂成漆黑 让诗句都闷成青烟 我要让你看不见 绝不再伸头探看天色 缩手拒向花月赊欠 我要让你看不见 用蝉噪支开你的…

我的心【食指,20世纪60年代】

心上笼罩着乌黑沉重的云层 心中吹过一阵又一阵的寒风 心底沉淀着盐分饱和的溶浆 心头耸立起积雪不化的山峰 让我来告诉你这是我的心 这世界已被无情的解剖示众 它已不再有什么秘密的故事 它正遭受着你们残酷的…

午后的垂钓【张香华,20世纪60年代】

壁上长长的钟摆 娉婷地来回踱着 随后,懒懒地把那一记 四点半,敲得好悠长 外头的夕照,开始在走 屋顶的斜坡路 诗人:张香华 所属年代:20世纪60年代 诗人简介:张香华,福建龙岩人,1939年7月30…

赋别【郑愁予,20世纪60年代】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 山退得很远,平芜拓得更大 哎,这世界…

贵族【郑愁予,20世纪60年代】

别劫去我的忧郁;那个灰色的贵族; 别以阳光的手,探我春雨的帘子, 我不爱夕照的红繁缕,印做我的窗花, 我住於我的城池,且安於施虐白昼的罪名, 别挑引我的感激,尽管驰过你晚风的黑骑士, 别以面纱的西敏寺…

晨景【郑愁予,20世纪60年代】

新寡的十一月来了 披著灰色的尼龙织物,啊!雨季 不信?十一月偶现的太阳是不施脂粉的 港的蓝图晒不出一条曲线而且透明 一艘乳色的欧洲邮船 像大学在秋天里的校舍 而像女学生穿著毛线衣一样多彩的 红,黄,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