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世纪90年代(上)

绿血【蔡天新,20世纪90年代(上)】

我从北方回来,夜已经很深 我进屋后返身关门 发现了台阶下的树叶 这是从被台风刮倒的 法国梧桐上掉下来的 树的躯干已被拖走 我好像看见一摊血 淤积在地上 我记得双亲大人喜欢 在树下乘凉,稍歇 谈论他们的…

芦花村【祝凤鸣,20世纪90年代(上)】

记起春天芦苇的日子 兄弟们的脸孔酡红 太阳把柳影映到田埂上 四野是春耕的冷静的人 淡白的桃花下 斑斓、焦急的群虎在跳跃 这是我们的村子 还没有到芦花泛白的季节 花椒和山杨还未透出朱砂的颜色 母亲是疲惫…

古别离【杨键,20世纪90年代(上)】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人做善事都要脸红的世纪。 我踏着尘土,这年老的妻子 延续着一座塔,一副健康的喉咙。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我们因为求索而发红的眼睛, 必须爱上消亡,学会月亮照…

浮云【戈麦,20世纪90年代(上)】

仰望晴空,五月的晴空,麦垛的晴空 天空中光的十字,白虎在天空漫游 宗教在天空漫游,虎的额头向大地闪亮 额头上的王字向大地闪亮 恒河之水在天上漂,沙粒臻露锋芒 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星,圆木沉实而雄壮 一只…

子贡岭【祝凤鸣,20世纪90年代(上)】

公元前五百年,初春,子贡二十岁 布衣难耐春寒, 远处,楚国开花的群山宛如堆堆红炭。 时有传闻,楚人 已有渗碳炼钢的技术, 但官吏没有仁爱 工匠不尽孝心……北方 数千里大雪下 孔子为实现仁爱正疲于奔命,…

无常【杨键,20世纪90年代(上)】

在黄昏时, 紧张的蝙蝠飞着, 一个,两个,七个…… 越来越多,划着混乱的线条。 我念及花园, 念及河流的迂回 缓慢,平安的生活—— 当江面上的落日愈益光亮, 仿佛深临了每一个流浪生死的心灵, 那么无限…

写作【诗阳,20世纪90年代(上)】

此时孤灯的看法 是一把无言的尖刃 划开夜的胸膛 此后的心跳在露天进行 时间加快 准备对高潮的方法做出推理 这把尖刃 挑开夜的后方与逃亡的血液遭遇 天空不语,于无声处 一把盐正撒向伤口 撒得星光灿烂,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