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苞谷【昌耀,20世纪50年代】

手持热苞谷的一对小男孩在街头追戏。 手持的热苞谷如同奥林匹亚圣火接力的火炬。 一切在加快成熟。 请看街头一对追戏的小男孩 他们手持鲜嫩的热苞谷大步越过一片一片太阳 像越过一片一片湖水。 像越过母亲的弹…

坛 子【海子,20世纪80年代(下)】

这就是我张开手指所要叙述的故事 那洞窟不会在今夜关闭。明天夜晚也不会关闭 额头披满钟声的 土地 一只坛子 我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入这坛子 因为我知道只有一次。 脖颈围着野兽的线条 水流拥抱的 坛子 长…

苏武【穆木天,20世纪20年代】

明月照耀在荒凉的金色沙漠, 明月在北海面上扬着娇娇的素波。 寂寂地对着浮荡的羊群,直立着, 他觉得心中激动了狂涛,怒海,一泻的 大河。 一阵的朔风冷冷地在湖上渡过, 一阵的朔风冷冷地吹进了沙漠。 他无…

诉说【南星,20世纪30年代】

我将对负着白花的老树 或新上架的牵牛 或久居在我屋檐下的 叫过秋天和冬天的麻雀 或一只偶来的山鸟 诉说过我的烦忧和欢乐, 甚至是关于一件小事的: 一个小虫飞落在我的身上 或雨击打了我的窗子。 然后我向…

捉迷藏【向明,20世纪60年代】

我要让你看不见 连影子也不许露出尾巴 连呼吸也要小心被剪 我要让你看不见 把所有的名字都涂成漆黑 让诗句都闷成青烟 我要让你看不见 绝不再伸头探看天色 缩手拒向花月赊欠 我要让你看不见 用蝉噪支开你的…

我的家【雪迪,20世纪80年代(上)】

我的家在午后一个温暖的日子结满了葡萄 我的妻子像只红色温柔的小狐狸 把他细细的手 伸入我音乐交错的胸中 窗子的玻璃上趴满蜜蜂 花朵在一个个单词里开放 我的妻空着红色的衣服跑跳着 把朝向阳光的门带得哐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