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覃子豪,20世纪30年代】

即使地球和月亮 有着不可衡量的距离 而地球能够亲睹月亮的光辉 他们有无数定期的约会 两岸的山峰,终日凝望 他们虽曾面对长河叹息 而有时也在空间露出会心的微笑 他们似满足于永恒的遥远相对 我的梦想最绮丽…

芦花村【祝凤鸣,20世纪90年代(上)】

记起春天芦苇的日子 兄弟们的脸孔酡红 太阳把柳影映到田埂上 四野是春耕的冷静的人 淡白的桃花下 斑斓、焦急的群虎在跳跃 这是我们的村子 还没有到芦花泛白的季节 花椒和山杨还未透出朱砂的颜色 母亲是疲惫…

我思想【戴望舒,20世纪30年代】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诗人:戴望舒 所属年代:20世纪30年代 诗人简介:戴望舒(1905-1950),1932年《现代》月刊创刊,他…

白蝴蝶【戴望舒,20世纪30年代】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诗人:戴望舒 所属年代:20世纪30年代 诗人简介:戴望舒(1905-1950),19…

我承认,我是悲观主义者【川美,21世纪初】

我承认,我是悲观主义者 如果你想把我思想中那棵茂盛的大树 连根拔去,如果你还想 给我头脑中的土壤来一次改良 那么,你需要事先改变许多事物 你需要让成熟的苹果牢牢抓住枝干 即使冬天也不要掉下来 你需要找…

南方神话【洛湃,20世纪80年代(下)】

夕阳背着一生的沉重潜入海底 总赋于比重太轻而浮了起来 越有深度的领域 越是黑暗 而沉下去的结果 也许 石头 在海底生根 海螺为了伸长触须 将自己也拉邮了壳外 一代人连接一代人的间隙里 波浪刚刚分娩出来…

河边漫步【川美,21世纪初】

我在长满青草的河边漫步 河水的腥味与青草的香 撩得鼻孔痒痒的。我打着喷嚏,笑笑 笑自己的不经撩拨,旋即又严肃起来 更远的风景更美,而我不得不就此打住 当我转身的时候,河水也背过脸去 没带走一根草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