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秋天【郑单衣,20世纪80年代(下)】

致秋天【郑单衣,20世纪80年代(下)】


垮就垮吧,秋天
没有谁可以动摇我

我的镰刀
悬在心头
没有谁可以使它不生锈

它明晃晃
有着更冷的意志
它带着我
渡过水银的河

渡过水银的河
它带着我
在发高烧的树林里徘徊

佝偻的正义像鱼刺
我卡在鱼刺上
举着我的镰刀倒退
我和整个秋天一起倒退

我望见了醉醺醺的鱼
总是醉醺醺的
我望见了秋天的军队和风
在塔尖上

我望见啊,再望见……
云是那更高的眺望者

不死,不死就是广泛的沉默
就是改造,洗头,高音喇叭
……
就是……
就是啊就是……

对于秋天,我只有愤怒、石头和铁
对于你,我只有纸和失眠

诗人:郑单衣

所属年代:20世纪80年代(下)

诗人简介:
郑单衣(1963- ),出版的诗集有《蔚蓝色天空的黄金》(1995)。

留下评论